马鞍山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神冥屠虐 第一百一十三章 赌徒茗奎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8:31 编辑:笔名

神冥屠虐 第一百一十三章 赌徒茗奎

“咦?夜雪,你终于醒过来啦,来,抱一抱。{首发}”金瞳看见夜雪蹦跶着跑了过来,一跃便扑到了金瞳的怀,使劲的蹭了蹭金瞳的下巴,伸出小舌头舔了舔金瞳的脸颊。可把金瞳痒的直扭头。

“啊夜雪,你多了条尾巴呢,难道这是进化的结果吗?次看见的时候还只是一小截,恩恩,现在已经长长了。好可爱。”金瞳一不小心看到夜雪的尾部多了一条尾巴,意外道。

夜雪瞪着大大的媚眼看着金瞳,仿佛在说这都是你的功劳,看向金瞳的眼神也多了一层感激。仿佛有着千言万语却始终说不出来。

“爹爹,爹爹,饿了,饿了。”这时候小家伙小紫也跑了过来撒娇道。金瞳慈爱地掏出几株灵药喂给了夜雪和小紫,一旁的玄灵可不干了,金瞳没办法也丢了一株灵药。反正自己灵药多,炼丹根本炼不完,给这几个小家伙吃了还是有用的

“玄灵,为什么夜雪还不能说话?这都进化了还是不能说话。小紫刚刚出生可以说话了,这是为什么?”金瞳皱着眉头看了看夜雪,问道。

“这说不好,这两个小家伙都不错,但是如果说起来其实还是这小狐狸血统更高一点,现在还不能说话应该有别的什么原因。不过你着什么急?他们现在都还是幼年期,只要你呵护好了,成长起来还是很容易的。”玄灵不在意道。

金瞳点了点,看着夜雪和小紫问道“小紫,夜雪,我这儿有一株化形草,你们谁想化形跟我说,我先给你们其一个。”

两个小家伙还没开口,玄灵插嘴道“对了小子,你现在最好不要让他们化形,第一他们还太小,实力薄弱,一旦化形不一定能够保护好自己。二是对于他们来说晚一点化形反而对于他们的成长有好处,你最好不好这么着急让他们化形,否则是害了他们。”

金瞳还是采纳了玄灵的意见,先把这事放下来,等以后时机成熟再说吧。如果因为自己而耽误了他们,自己岂不是罪人了?

茗奎自称是个倒霉鬼,但实质却是个好赌如命的赌徒,自从十多年前在自己好友的介绍下染了赌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丢掉了本来还算稳定的小生意,整日待在乌烟瘴气的赌坊里逍遥快活,很快便把自己年轻时候奋斗的积蓄败得一干二净。最后媳妇跟别人跑了,留下了一个姗姗学步的女儿,这时的他犯难了,女娃毕竟不男丁,能挣什么钱?到头来不还是从了人家,所以从小茗奎便看不自己的女儿,不能为自己挣钱,挣不到钱自己哪里来的赌资去赌,整日幻想着翻本翻本翻本。

好在这个女儿还算争气,干了一些活倒也挣了点钱,但这还完全不够。茗奎总是懊恼自己的运气不佳,如果本钱再多一点,他坚信自己一定能将以前输掉的连本带利全部赢回来。可以说他几乎没有尽到自己作为父亲应该尽的义务,甚至还让自己不过十多岁的女儿养自己。反正他知道,自己的女儿心软,只要自己求一求,她都会满足自己。总不能看着自己的父亲饿死街头吧。

然而,数月前的一次赌博却将自己吓得半死,不知道为什么那天自己好像着了魔一样,刚开始自己倒是赢了不少钱,但自己不甘心,越赌越大,一发不可收拾。最后赌红了眼的自己居然杀千刀的借了高利贷。虽然过去自己也借过不少。但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仿佛别人给自己灌了*汤,借了整整五十个金币。最后茗奎看着赌桌显示着小的骰子,顿时懵了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因为自己将那五十个金币全部压在了大面,以至于这一次直接将自己血本无归,甚至让茗奎感到绝望。因为,他根本还不起。

最后茗奎被赌坊的黑手扣了下来,绝望的茗奎这时候想到了自己的女儿,于是派人将自己的女儿叫了过来,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女儿肯定是会救自己的。毕竟自己是他的父亲,亲生父亲,自己女儿的心性自己知道,她是绝对不会见死不救的。

然而茗奎的女儿听到自己的父亲这一次居然欠下了五十个金币这样的巨款,顿时双眼一黑,差点晕了过去,想到自己拼死拼活的挣钱,自己只留下很少的一部分吃用,其他的全部都给了这个名为父亲却没有尽过一天父亲指责的老男人。但她也知道自己的劝说根本毫无用处,本来这日子还算过得去,但这一次偏偏没想到他居然赌这么大,欠下了这么一大笔钱,她很想此不管他,离开这里。但看到自己的父亲跪在自己眼前苦苦哀求,又想到了这赌坊的人的心狠手辣,知道如果自己不管他,他将会有很凄惨的下场。心一软答应帮他还债。

可是最后结果却让她心死了,赌坊的老板说自己认识怡湘楼的红娘,居然要将她卖到怡湘楼这样的青楼红馆,她自己不愿意,但是自己丧心病狂的父亲居然再一次哀求自己,最后她流泪了,留下了屈辱的泪水,她知道,自己再怎么样都不可能不管自己的父亲。于是死死的咬着嘴唇,绝望地点了头。是的,这样她被自己的亲手父亲一手送进了怡湘楼。如果可以,她甚至宁愿死都不可能进这个怡湘楼。但是坚强的她告诉自己不能这么死去,即便不为了那个老男人,为了自己也要好好活下去,哪怕那时候的自己已经不是曾经纯洁的自己了。

堪堪逃过一劫的茗奎不过刚刚消停了一个多月,居然又犯了赌瘾,想要晚几手。但想到自己已经没有钱去赌,又想到了自己的女儿,是的,这个人渣又想到了自己亲手送进怡湘楼的女儿。于是屁颠屁颠地来到了怡湘楼,找到了红娘询问女儿的下路,美其名曰来看看她。

红娘一脸鄙夷的看着茗奎,她也知道其的一点,自然十分看不起茗奎,做她们的一般都是走投无路才干这行,如果不是如此谁愿意到青楼做事,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却是亲手卖了自己的女儿,对她来说都很少见。听到他居然还厚颜无耻地找女儿,满脸不耐烦道“你说茗音啊,她不在这里了。”

“什么?不在了?她,她去哪了?她去哪了?”茗奎惊讶地问道,此刻的他想到的不是自己女儿失踪,而是想到自己恐怕拿不到钱去赌博的痛苦。

“茗音被别人赎走了,你这个做父亲的都不知道还来我们这里找人干嘛?”红娘皱着眉头道。

“那,那你知道音儿被谁赎走了吗?好久没来看看她了,想见见她。麻烦红娘能够告诉我音儿的下落。”茗奎死皮赖脸地问道。

红娘看得出自己如果不告诉他,恐怕这货会一直纠缠自己,摆了摆手道“好了好了,她被金家的金瞳公子赎走了,你要找去金家找吧。我还要做生意,你还是快走吧。”

“金家?那个金家?不会是帝都四大家族之一的金家吧?”茗奎愣了一会儿激动道。

红娘不耐烦地点了点头不理睬茗奎便招呼客人去了,留下发呆的茗奎立在原地,过了一会儿茗奎才回过神来,急忙跑了出去,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金家,居然是金家,我这个宝贝女儿真是争气啊,这才多久居然榜了这样的大家族,看来老头我的好日子到咯。”茗奎此刻认为自己的女儿居然被金家的某位公子看,如果不是看了自己的女儿怎么可能为她赎身,哪怕只是个小妾,或者是个丫鬟,但金家是什么地方?四大家族啊,哪怕只是个下人在外面都是大人物,自己作为茗音的父亲,想必也是水涨船高,身份地位不可同日而语了啊。那可是金家某个公子的丈人啊。想到这里茗奎又是哈哈大笑起来,引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

平凉癫痫病医院
榆林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鹤壁治疗睾丸炎费用
平凉癫痫病医院费用
榆林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